从谷歌硬件到中美如何各自破题AI商业化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十一长假窝在家看谷歌发布会。看到其中某些产品的时候似乎觉得哪里不对,但假期带来的生理愚蠢消灭了我的直觉。

直到今天看到马斯克发推特批评谷歌新发布的家用摄像头Clips,表示“这玩意一看就有哪里不对”。

从谷歌硬件到中美如何各自破题AI商业化

没错,Clips之所以让人怀疑,在于其工作原理是放在家里、躲在暗处。通过人脸识别来自动“拾取”你的家人,然后给他们拍摄7秒短视频。

可如果家人不想被拍,岂不是又涉及到隐私问题?加上数据上传到云端,再次增加了隐私被侵犯的风险。谷歌眼镜的隐私风波刚刚过去,为什么Clips又重蹈覆辙?

答案或许在两个原因之间:一方面Clips用的是人脸识别技术,标准的“AI first”;另一方面这是个家庭场景,今年谷歌的全平台AI硬件战略已经展示了他们的决心:只要是个场景,就要有我在!

所以,无论自动拍照设备多么的诡异和不友善,它都被谷歌以侵略式的姿态扔进市场。所谓傲慢的背后永远隐藏着自卑。谷歌的硬件思路背后似乎隐藏着这样一个难题:AI想要商业化,真的好难…

AI的消费级产品焦虑症

按照产业周期来划分的话,整个AI可以分为基础层、技术层和应用层。而应用层又可以按照商业目标的不同,分为行业应用和消费产品应用。

在这个相对模糊的分类背后,是一个中美AI企业都在面对的问题:消费级产品上的局面非常难以开拓。

从手机电脑,到耳机音箱,再到Google Home,这次谷歌发布的一系列硬件不难折射出谷歌迫切希望将AI技术融化到普通用户生活的方方面面。

从谷歌硬件到中美如何各自破题AI商业化

急于抢占每一个场景,一方面说明了循序渐进的AI产品投放速度可能无法支撑起谷歌的战略需求。另一方面也展现出谷歌对于抢占用户时间的渴求。但问题是,以AI为消费支轴,撬动整个硬件市场,仅仅是单一公司的美好愿望。但消费者的真实需求恐怕并非如此。

音箱端的Sonos、Echo;笔记本电脑端的Windows操作系统;手机端的苹果……谷歌的硬件攻坚战比想象中更艰难。在中国也是一样,厂商总是快节奏的跟风推出新AI硬件,并期待以此达成整个家庭或个人生活矩阵上的围剿。

但用户真的愿意为了某种新技术、新体验,而抛弃已有的手机电脑使用习惯去拥抱它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面对用户早已形成的硬件认知,和AI需要集团作战的尴尬境地,产生了中美两国共同面对着的AI消费级产品焦虑症。

其实现实是:更多的硬件不一定等同更大的销量,更大的销量也不一定等同更多的使用时间,更多的使用时间也不等同用户认同了AI。AI真正要抢夺的,是用户使用AI的习惯,是适应AI消费的心智,是愿意与AI形成数据交互的冲动。

中美两国触碰AI的不同可能

如上所述,希望解决AI消费产品的困境,就要明白用户会在哪些时间,以何种方式触碰到AI。

根据2016年的统计数据,中国人每天平均用电脑上网3.4小时,用手机上网2.5小时;美国人每天平均用电脑上网4.3小时,用手机上网1.9小时。

中国网民上网的需求集中在几个超级应用上,美国网民的打开习惯则比较散乱。从硬件使用形态上来说,美国更注重电脑和其他智能硬件,在中国则手机独大。用户的使用习惯中,美国重邮件、中国重App。包括网购、资讯、娱乐等应用的使用频率,中美两国均有很大差异。

AI进入用户的契机,以及形成商业撬动的可能,就蕴藏在两国用户不同的社交习惯、消费习惯、讯息习惯和设备习惯当中。

不同的用户习惯积累,衍生了不同的新技术渗透方式。美国的几个AI巨头中,就分别推出了音箱、无人超市、无人机、AI聊天、个人信息管理等等多类型的应用,这来源于用户的多元化选择。

而在中国,移动互联网时代分割的超级应用局面恐怕很难支撑产品线各自为营的玩法。中国用户的注意力非常头部化,对于社群化的使用价值更加看重。而这很可能触发不同的AI思路。

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告诉我们:中国市场,完全可能把技术近乎无限的放大成商业价值。在关键技术准备好之后,AI更需要的是以最快速度贴近生活和移动互联网时代下的习惯。否则商业焦虑将会步步紧逼,甚至质疑技术革命的意义。

显然,在一些核心场景中,中国已经准备好了。比如2016年微软推出了超越人类识别率的语音识别AI技术,但百度的同类技术已经在一年前就达到了相同标准。在很多关键项目上,中国并没有落后,但完成AI商业化的优势和步骤,中国与美国可能不太相同。

中国AI放大器更可能是巨头业务布局

上一篇:Today便利店:日本模式难复制 有无人非核心 下一篇:Facebook和Instagram发生宕机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